(女装牧之慎点)

是七夕贺图!!!

两个人都写过七夕的诗十分般配了……(不)
 
郎才女(?)貌……

…………内销

置个顶。

我是岑奚,性格随便喜欢哈哈哈有点厌世

因为文关注我的,慎重,我长期鸽,文不高产。一个破画画的去写东西,行文不通且文笔辣鸡还脑洞贫瘠,还请多多关照

因为画关注我的,也慎,我人体崩坏线条差劲,美术还没学好。如果对眼睛造成一定伤害,欢迎指出来我不介意,也可以点击左上

——

•圈子多而且杂,目前主史同圈
  史同杂食,喜欢元白小李杜,但是产出少
  还有一些奇怪的拉郎邪/教cp
  长期咕咕咕,取关自便

•适当游戏修心养性,目前DNF、QQ飞车,我不介意有人来找我打游戏的!!!!
   DNF决战是本命❤️!!
   cp...

东野带娃

画不出那种感觉,很随意的一张

maya……拖延症晚期吗?
半天,写了撕撕了写就没有满意的……😭
希望我还能在八月之前写完一篇唐宋大学……

粮!是粮啊!😭转载了装作自己也有!

蓝奚:

  依旧是孟王文小甜饼。
  依旧是ooc。
  依旧是突然的更文。
  不喜勿喷。
   @岑奚 打卡!你该更文了!


  唐大的清晨一如既往地美好,微微的凉风吹入食堂,王维和裴迪正在吃早餐。
  “哎,摩诘,浩然今天怎么没有给你送早餐啊?”裴迪边吃边问。
  王维动作斯文,“估计又是被李白耽误了时间。”
  “他们关系真好呢,”裴迪忍不住感慨,“会不会也像我们当年一样一起睡一张床?”
  裴迪笑着抬头看王维,然后笑容僵在了脸上。
 ...

填坑,染血的幼安,也很潦草了

高糊,好丑惹(๑˙ー˙๑)……

一直觉得私设的幼安那个发绳很ooc……

“狗腿子岑奚今天写文了吗?”

填坑,子瞻抚琴

无比潦草了!那坨山鸡似的东西大概可以看出来是只鹤……

“狗腿子岑奚今天写文了吗?”

“狐裘不暖锦衾薄。”

摸个冷冷的本命……

高糊,好丑啊啊啊啊啊……∠( ᐛ 」∠)_

  •咳咳……
  •欠了很久就是了
  •已经忘记怎么写东西了
  •决定高岑。。。!
  •愿不嫌弃 @麒麟之子

  长安的第一场雪收尽了秋的明净爽朗,败叶被埋藏在层层霜雪之下,寒风微微吹拂,还带着点点微雪。
  脚尖碾过地上娇弱的雪梨花,岑参呼着白气,抬头看着压满枝头的雪梨花,裹紧了不算厚的外套。
  “这时候的长安跟安西一样冷啊。”岑参呼出热气暖暖自己微红的手,低声呢喃。
  这时,岑参忽觉身上覆了一件宽大的且还有体温的大衣,“穿这么薄,是想受寒吗?”
  那人一袭的玄色衣袍,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正在为...

 
© 岑奚 | Powered by LOFTER